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322章 不好的预感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收藏访问新地址 m。23shu8。net

  第322章不好的预感
  因为这种事儿不管他俩谁去,王安都是不放心的。
  所以木雪离刚要继续说话,王安就打断道:
  “得了,你俩有这个心就行了,都给我闭嘴吧,我让你俩干啥,你俩就干啥,?俩只负责听话就完事儿了,昂!”
  王安一锤定音,俩人对视一眼后,全都悻悻的闭嘴了,虽然俩人都很主动,但俩人更怕王安。
  王安说完,便把56半背在背上,掏出大54检查了一下并上膛,然后拎着大54转身就走了。
  只是走了两步后,王安又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只见王安转身就把大黑从爬犁上解了下来。
  这群狗子里,只有大黑是最牛逼的狗,不但是个抬头香,而且凶狠善战,最主要的是,大黑能听懂王安说的话。
  “大黑啊,一会儿可就靠你了,闻着啥味儿了,你得马上就告诉我昂,不然咱俩就悬了。”
  所以王安无论如何,都得让大黑和母狼试一下子,万一这俩玩意儿看对眼了呢?万一成功了呢?
  孙念说完,便继续往前走去。
  因为俗话说的好:“千里不带针”!
  这五个字并不是胡说,而是事实,即使不是走山路,走的全是很平的路,那长时间的走下来,也不是一般的累人。
  这些东西全部加在一起,大约10斤多一点,别的东西,那是啥也没有的。
  没想到,大黑听完王安说的话,立刻开始摇头尾巴晃,然后就用后腿站了起来,并往王安怀里扑去。
  奈何大家虽然累,但是也都习惯了,毕竟日常的训练,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突发状况。
  要是在雪地里走,那就更加耗费体力了,所以除了必须品,只靠两条腿的赶山人进山,那绝对是啥也不带。
  可这帮人现在,是全副武装的状态。
  似乎是想要拍拍王安,对王安表示一下赞扬。
  那时候人们就会发现,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负担,哪怕是一根针,都特么感觉重若千斤。
  如果从天上往下看的话,就会发现这20个小组,正在呈更大的扇形,往两边扩散开来。
  所以,不仅仅是这俩背着电台的人,还有其余7人,自动分成两个小队,四个人那一拨,向前跟上了孙念,而另外5人,却是自动偏移原定路线。
  要知道这帮人现在,已经连续在这雪地里急行军,将近3个小时了。
  俩人传达完命令后,孙念对俩人说道:
  而在别的地方,同样在进行着这样的操作,并很快全部分组完毕。
  王安说完,想了想又对大黑说道:
  全副武装,就是除了步枪、手枪,匕首,子弹,手雷这些武器弹药以外,还有水和食物以及急救包等。
  虽然王安知道方秀娥姐妹俩那里,是有抑制牲口发情的药的,但狼串子这种狗,对赶山人来说,那永远都是稀罕玩意儿。
  大黑似乎是听懂王安说话了,便哼唧了两声。
  奈何领导这个东西,只要她还是领导,那即使她说错了,你也得当成是对的听,反正最终也是得照办。
  然后孙念蹙紧眉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孙念听到这话后,显得更加焦急与担心起来,嘴里不禁嘀咕道:
  习惯在山里行走的赶山人,才负重10斤多,而这些并不总在山里行走的工安和官兵,却是要负重50多斤,还要急行军。
  孙念的命令一说出口,身边的两个背着电台的人,明显都被震惊到了。
  赶山人进山,若是没有爬犁也不骑马,只靠两条腿的话,那一般身上带的,就只有枪,子弹,侵刀,绳子还有干粮。
  只见孙念边努力保持呼吸平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
  不过紧跟着,孙念继续说道:“如果我联系不上了,那一切都听张副队长的。”
  因为“一语成戳”这个词语,说好事儿的时候,一般都是毛用没有,而要是说不好的事情,那特么简直准了去了。
  听到大黑的叫声,王安立刻进入紧张状态,浑身各个零部件都绷的紧紧的,抓着枪的左手,也在第一时间把食指塞进了扳机括里。
  只听孙念旁边背着电台的人说道:“队长,现在好几个小队反应,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人的脚印了。”
  此时的王安,也开始由大黑的带领,往密林里钻去。
  而发情的牲口,那是非常凶狠且暴躁的,所以王安就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两部电台,其实就是为了以防万一的,毕竟电台这个东西,没电了还能换电池,但万一出现什么故障了,那可就真是扯基霸犊子了。
  孙念等一群人,又遇到了新的麻烦。
  “传我命令,十人小队,变为五人小队,增加搜寻面积,每一小队,务必保留一部电台和一条军犬。”
  因为以十人为一小队的作战部署,是进山前,由更高级别的领导定下来的,可是现在的孙念,明显是在违反规定。
  这么一对比,就知道这些人现在,是有多累挺了。
  “咱们这个小队也不能搞特殊化,你俩也分开吧。”
  王安又抱着大黑拍了拍,边拍边笑着说道:“行了行了,好好表现昂。”
  只听王利问道:“木哥,你说我四哥和大黑,搁那干啥呢?”
  孙念的拳脚功夫不错,体力自然是很好的,但体力再好,现在也是气喘吁吁了。
  而这两个背电台的人,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咱家那只母狼你看到了吧?你要是好好表现,过段时间我就让你骑那只母狼。”
  走了一会儿后,只见王安边走边对大黑说道:
  不过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所以俩人虽然震惊,但却依旧开始传达命令。
  木雪离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后,却回答的非常干脆:“这一天天滴,你问我,我问谁去?”.
  就在王安领着大黑,这一人和一狗边唠嗑,边往密林处走的时候。
  其实不管大黑表现的好不好,王安都想让那只母狼和大黑凑合凑合。
  王安顿时被大黑的动作整愣了,万万没想到,这大黑对母狼,好像真的是垂涎已久。
  而赶山人走的全是山路,可是山里却是没有路的,仅仅是走,那就是相当耗费体力的一件事。
  “没人搜寻怎么能行?万一舒雅就在没人搜寻的地方怎么办?”
  因为就在刚刚还没进密林里的时候,大黑就开声了,很显然,大黑是闻到了什么气味儿。
  当然,随时准备开枪是一方面,王安还有随时逃跑的准备。
  因为不管是狼还是狗,生完崽子过了哺乳期之后,都会再次发情。
  另一个背着电台的人也说道:“队长,别的大队也碰到了同样的情况,并且现在没有人搜寻的区域,已经变的越来越大了。”
  总之,每个人的平均负重,都在50斤以上。
  王安和大黑所展现的这一幕,把正在端枪掩护的木雪离和王利,整的是一头雾水。
  孙念这话一说出口,俩人明显是想要反驳,因为孙念作为这100人的领导,是绝对不能和队员们失去联系的。
  不管干啥,那都得有敢于尝试的决心,也就是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并且除了背着电台的人,还有很多背着行军帐篷和做饭用的锅啥的。
  为了命,跑是不丢人的。
  票票好少,求亲人大佬赏点票吧,感谢了,抱拳了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