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160章 顺其自然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收藏访问新地址 m。23shu8。net

  他变了。
  变得自己都有些认不出来……
  他过往的那些想法和信念筑成的坚实城墙,在这两日的举动中轰然倒塌,支离破碎,再无任何防御之力。
  戴昌年满脸颓然,亦是满脸失望。
  周智清见状,则是满脸惭愧。
  他本想用美食俘获戴昌年,却没有想到会在精神上对他有这般的打击,一时之间,自责不已。
  沈永安却是笑了笑,坐在了戴昌年的旁边,“依我看,戴夫子这般,倒是好事儿。”
  “好事儿?”戴昌年不可置信地看向好友。
  “民以食为天,有了饭食才有人,有了饭食才能力气,吃饱了饭食才能用心做事。”
  沈永安道,“世人忙碌,无外乎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我们读书,教导旁人读书,其实无外乎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填饱肚子罢了,所以说这想吃饭食,并非十恶不赦之举。”
  “至于想要好的饭食,人人都喜欢美好之物,读书人喜欢好书,好字,好画,甚至要有好的礼节,好的言谈举止,这般说来,饭食上想要好的,也是人之常情而已。”
  “而所谓口腹之欲,重点在这个欲字上,欲乃是欲望,乍然听起来并非是什么好的字眼,亦时常与金钱欲,权利欲上扯上联系,为人所唾弃不屑,但实际上求知欲亦是欲,上进欲亦是欲,这欲未必便是坏事。”
  “有了欲,便想去追求,且会努力达到,昨日我与旁的夫子还在讨论,说昨日学子们读书分外卖力,大约也是因为口腹之欲得到满足,便想着努力学习,不让夫子们和自己失望,这欲用的恰当,管理的得当,反而也是一种能够促使学子们努力读书的手段。”
  “相反,无欲最是容易无求,一个没有欲望之人,如寺中老僧一般,对尘俗之事漠不关心,这样的人又如何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学子,往后又如何能够想着为百姓做事?”
  “戴夫子,你细想一番,是不是这个道理?”
  听完沈永安的话,戴昌年垂头想了许久,才抬起头来,“可若是一味满足,学子们没了吃苦的心思,这性子又如何能够磨砺?”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个道理,总归是对的。
  “人生在世,苦难无数,每人每日都在经历不同的磋磨,支撑人还能笑脸相迎的,是平日里难能可贵的小满足,倘若连这些都要剥夺,刻意制造苦难的话,岂非会让人觉得人活在世上除苦难再无其他,从此一蹶不振,又该如何?”
  沈永安的反问,让戴昌年睁大了眼睛,嘴张了又张,最终没有说出话来。
  “许多事情,还是要顺其自然的好……”
  顺其自然,不刻意为之吗?
  戴昌年再次低下了头。
  惦记着夏明月在县学待的时间不会太长,周智清在上午时,又来小饭堂找寻夏明月,查看其学习状况。
  背诵,默写,讲解释义。
  夏明月复习功课做的足,背诵默写皆无错漏,释义更是讲解得当,语句详熟,引得周智清都连连点头赞赏,“夏娘子学得很快。”
  “是周山长教导有方。”夏明月笑答。
  马匹拍的明显,却让人听得十分舒坦,周智清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接着按计划讲今天的内容。
  夏明月亦是快速地投入到今天的学习。
  待日头升到半高空时,结束学习,夏明月开始忙碌午饭。
  今日晌午,夏明月要做的是鱼香肉丝盖浇饭。
  猪瘦肉切丝,用盐、胡椒粉、黄酒、蛋清和红薯芡腌制一盏茶的功夫,再入油锅炒至变色后盛出。
  油锅炝炒豆瓣酱、葱姜蒜末、红萝卜丝、木耳丝、青笋丝、炒熟的肉丝以及用白糖、香醋、黄酒、盐巴、酱油、清水、红薯芡粉兑成的料汁,翻炒均匀后,再淋上一小勺的芝麻香油,香喷喷的鱼香肉丝便可以盛入盆中。
  为搭配滋味浓郁的鱼香肉丝,夏明月又炒上了一道容易搭配且不容易串味儿的醋溜土豆丝,作为晌午的纯素菜。
  打饭时,舀上两勺白花花的大米饭,再舀上一大勺的鱼香肉丝,一大勺醋溜土豆丝。
  鱼香肉丝酱色浓重,红萝卜橙红,青笋丝翠绿,木耳浓黑,土豆丝淡黄,与白嫩的大米饭配在一起,颜色分外好看。
  吃的时候无论是一口菜一口米饭的来吃,或是将菜和米饭彻底搅拌均匀,当做拌饭来吃,肉的香,米饭的香,红萝卜和青笋的脆爽,多种滋味交替,可谓十分美妙。
  一众人吃的甚是满足,对夏明月的手艺亦是连声夸赞。
  而这夸赞声,被刚刚独自踏入小饭堂的戴昌年听了个清清楚楚。
  一上午的时间,戴昌年皆在房中,思索沈永安说的那些话。
  因为沉思过度,戴昌年此时面色看起来颇为不好看。
  学子在察觉到时,忙住了口,更是埋下了脑袋,试图用吃饭来掩饰方才的言行。
  而戴昌年,在远处站了一会儿后,伸手拍了拍那位学子的肩膀,“觉得饭菜好吃吗?”
  学子先是下意识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而后郁闷地垂下了头。
  这会子,好像说什么都不对。
  完了完了,夏娘子大约要被撵走,往后吃不到这样好吃的饭食了。
  而他,也即将成为整个县学的罪人……
  就在学子觉得心累至极,整个人都要瘫坐到地上上,戴昌年开口道,“既是觉得好吃,那便多吃一些,待填饱了肚子,便去用功读书。”
  学子闻言,猛地抬起了脑袋,不可置信地看向戴昌年。
  这……
  当真是从戴夫子口中说出来的话吗?
  但眼前的戴夫子却是再次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学生记下了!”学子用力点头应下。
  下午,依旧是读书习字,到了晚饭时,夏明月做上了一大锅热气腾腾的菠菜肉沫豆腐汤,主食则是棒子面和白面的二和面贴饼子。
  汤浓味美,贴饼子做的底部焦脆,面上软嫩,香味十足。
  二者搭配,相得益彰。
  且这次的菠菜肉沫豆腐汤并不限量,可以随意回碗,所有学子们皆是吃了个尽兴,直到滚肚溜圆时才放下碗筷。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