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176章 隐藏任务(6k)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收藏访问新地址 m。23shu8。net

  “这是.”
  “别杵在原地不动,我们一会席上再说。”
  “哦”
  见阮小七定在原地,素来沉稳内敛的林冲,一反常态热情迎上前,拉着他就往屋里走。
  两人同属晁盖时代头领,此时要助杨长在沁州起事,光靠现有几个人远远不够,像三阮这样的老兄弟,自然要第一时间争取过来。
  众人说说笑笑走回堂内,原本除开杨俭刚好坐满两桌。
  阮小七郑重回应。
  “三郎尽管放心,我们都听你命令行事,田虎、王庆、方腊三人,哪个不是几十万兵才称王?幸好朝廷封你观察使,以后在沁州治军备粮,也合理合法。”
  “哦好.”
  他在前堂对武松一番勉励,便阔步走向后宅去见妻儿。
  武松仰首大笑,随后揽着杨长肩膀,意味深长说道:“三郎胸藏沟壑,为兄已然知晓,咱们不用遮遮掩掩,我一定全力相助!”
  后世那些老少咸宜的牌类,自己是不是可以搞起来?让身边人和百姓闲时找乐,为乏味的生活增添乐趣。
  按说多了阮小七还要加桌子,杨长则让人把两个方桌拼在一起,十个人挤在一起更加热闹。
  “不然!”
  想起宋江夸夸其谈,与吴用留人也多用毒计,反问杨长处事方正有力,且不怒自威让人接受。
  “岂有虚言?皇帝老儿在娼馆留了话,说谁能替他剿灭江南方腊,就会以节度使作为奖励,宋江听了兴奋无比,此时他正顶着烈日酷暑,在陈桥驿大练兵呢.”
  夕阳落山,暮色坠地。
  朝廷将重兵放在北方,他们在沁州所做之事就有危险,好在杨长现在军政一把抓,之后行事可能得小心些。
  想到这里,杨长突然定在原地,脑子里迸出许多项目。
  杨长做了沁州长官,扈三娘派朱仝将杨德一家接来享福,杨俭终于不用跟随父母耕地。
  通过两天暗中观察,以及与三女闲话家常,能感觉她们相处和谐,至少现阶段还没矛盾,心里大石终于落地。
  林冲接下话腔,捋须追问:“你们打完田虎打王庆,前面累积功劳才获此小官,打下方腊能给从二品节度使?”
  “两位先锋所授何职?”
  杨长尴尬一笑,心说哥们这观察使,是皇帝老丈人特批,宋江凭啥和我取齐?
  回沁州这两三日,由于带回杨煌的缘故,扈三娘、仇琼英都没出门,她们一直留在后宅陪赵福金熟悉,顺带与小杨煌加深印象。
  见众人皆露出奇怪表情,杨长又主动打趣化解尴尬。
  除此之外,阮小七还有隐藏任务。
  “有可能。”
  仇琼英说得满脸诧异,杨长先一愣后恍然大悟,摇头笑曰:“叶清中途离席,还道他不胜酒力,原来是见旧友去了,孙安与乔法师同乡,竟然都不知情?”
  杨长向来不喜欢勉强,阮小七不说便没追问。
  “呵,我能有啥公事?真有公事,定是戴宗.”
  “哈哈。”
  杨长没同意扈三娘的安排,强行把她留在北面正房,让赵福金与杨煌住西厢。
  杨长平常在州府衙门办公,只有心腹才会到私宅来见,而赵福金有扈、仇两人保护,在家中的安全有保证。
  他不怕冲锋陷阵,也不怕有人耍阴谋诡计,就怕自己女人相互撕逼,那时候帮谁都不合适。
  “什么呀?什么沟壑?”
  这时孙安发表感慨:“方腊闹的声势不小,与王庆应不遑多让,之前宋先锋征讨淮西,河北诸将几乎全军覆没,梁山兄弟也伤了不少,倘若为节度使许诺再征江南,也不知有多少人不能回来”
  “我们回沁州已三天,三位夫人商量好没?究竟是按顺序排列,还是分上中下三旬?”
  杨长把众人送出府门,回到堂上看到杯盘狼藉,不由得自言自语发出感慨。“到底还要打方腊,也不知能剩下多少.”
  听到大事两个字,杨长愈发觉得不对劲,追问才知林冲会错意,而武松与他一拍即合。
  两人在杨长离开期间,已统计出沁州有数万兵源,并有计划进行农闲轮训。
  得,你们可真能聊,天黑都不散。
  刹那间,金色凤冠霞帔外甲,并且手握三尺金剑,宛如女神降临人间。
  这厮夜能视物,耳力也因打猎练得过人,中途听到窗外细碎脚步声,立刻猜到是仇琼英。
  “喏。”
  仇琼英叫住杨长,指着赵福金追问:“公不对,二姐的这法术有什么用?就只是好看,还是.”
  “然后呢?”
  就像尹天仇答应柳飘飘,杨长不假思索答应了阮小七。
  这厮左看看、右瞅瞅,目光最后落到扈三娘身上。
  赵福金没了羁绊、难得放开,杨长乐在其中、无法自拔。
  杨长颔首肯定,打算明早让孙安请来,然后在府上设宴款待。
  当时被梁山大军打破城池,由于仇琼英曾在国舅府住过,便临时充作杨长的帅帐驻地,最后幸免于难没被焚毁。
  “当然有用,教她神通的法师,就只教了个入门,我估计练得纯熟后,金甲可以抵挡攻击,金剑则可飞剑伤人。”
  林冲深吸一口气,摇头叹道:“即便勒令童贯致仕,获益者也是朝中其他高官,梁山众人依旧没得实利,宋公明怎会同意征讨方腊?”
  “我和大姐都陪了一会,煌儿今天才告诉我们,原来公主竟然会法术?可她不愿意给我们显露,官人快劝劝她。”
  “不能吧?”
  老友重逢,把酒言欢,至暮方散。
  赵福金虽被带回沁州,但公主身份还不能对外公开,否则就等于宣布杨长造反。
  听完杨长的描述,仇琼英觉得很这法术熟悉,好一会才拍案而起,说道:“这不和马灵金砖术差不多?”
  “方腊有那么强吗?怎么三郎很担忧似的?”
  “官人?”
  我养你啊。
  赵福金虽然与二女混熟,但在宫中生活久了懂得藏拙,要不是今日杨煌说漏嘴,她绝不会在人前显露本领。
  林冲借他斟酒的契机,细言朱仝去郓城搬家眷。
  “沁州用不上水军,不代表其他地方用不了,三郎别光盯着沁州”
  他并不是改了主意想造反,而是觉得乱世很快就来了,掌握一支军队也是活下去的方法。
  杨长打断阮小七,语重心长提醒:“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既然要走就别让他人难堪,此番回陈桥驿接人,最好借口父母严令召唤,要你们兄弟回家乡尽孝,宋公明人称孝义黑三郎,他找不到理由留你们,又不会在人前难堪,切记不要莽撞处事。”
  这个时代娱乐项目少,除了汴梁、大名府这种大城,小地方通常天黑就得早早睡觉,有老婆、没老婆的都苦恼。
  赵福金指着后方床榻,努嘴回答:“他又疯玩了一天,晚饭时就一直眨眼,大姐把他抱到榻上睡了。”
  同席十个人之中,就数杨俭年龄小、辈分低,他识趣主动为大家把盏。
  小妮子,偷听惯犯!
  沁州东西北三面环山,相当于翻版的大梁山,武松、林冲、朱仝、孙安等人,可利用地形优势据州防守,自己若带着家人成功修仙,或能利用仙法神通给予帮助。
  扈三娘白了仇琼英一眼,心说这姑娘到底年纪最小,做事大胆又有颗贪玩的心,想想自己和赵福金这个年岁,还待字闺中不懂女人滋味。
  金国入侵是后话,要是阮氏三雄死在江南,他心里过意不去。
  刚天亮没多久,林冲就带着阮小七登门辞行。
  杨长点头佯装醒悟,实际是这厮故意在演,随即接着话题喃喃说道:“听说马灵与乔法师要来沁州,我正想找他对公主指点一二,但孙安寻了两日没寻到”
  阮小七话锋一转,补充道:“之前由于封赏太低,宋公明通过宿太尉向上申辩,皇帝老儿遂以童贯阻挠赏赐功臣为由,勒令他在京致仕,算给咱们的交代。”
  扈三娘白了他一眼,起身就去扶起赵福金,语重心长说道:“二妹等了官人几年,这几夜你先好好陪她。”
  赵福金没来沁州以前,北面的三间正房都住不满。
  杨府为总管衙门改建,其前身即为邬梨的国舅府。
  他着急赶回郓城搬取家眷,以及去陈桥驿接走阮小二。
  赵福金解锁炼气境,公孙胜也已请辞归山,修仙已经可以提上日程。
  不去你养我啊?
  他之前跟萧让学认字,又跟着宋清学待人接物,到了沁州终有用武之地。
  “然后什么?这就没了啊,后面就是征讨方腊”
  “你们都在呢”
  黑三郎,你那一套不管用了。
  “官人。”
  武松话还没有说完,杨长就越听越不对劲,连忙出言打断:“您吃醉了吧?我是沁州观察使,不盯着沁州盯哪里?二哥刚才什么意思?”
  她与求仇琼英会武功,心中不快直接上手对练,既能发泄又能活动筋骨,但这一招没法对赵福金用。
  除了武松留下没走,其余人则偏偏倒倒离去,其中林冲可以控制没醉,便带阮小七回家歇宿。
  “嘶”
  “哦。”
  一夜过后,风平浪静。
  武松明白利害关系,于是主动搬到杨府前院,他一方面想与杨长住得近些,另一方面是想帮着护卫照看。
  “我?吃醉?哈哈哈.”
  “是吗?好像有点道理。”
  “讨打,有这么夸人的么?”
  阮小七方下酒碗苦涩一笑,摇头自嘲道:“除了两位正副先锋,我等只得了个军中职级,即无品的正将与副将。”
  “那煌儿”
  “之前那天书所载,宋公明绰号呼保义,他此时被封保义郎,也算是命中注定,合理,合理.”
  “嗯?三郎现为沁州观察使,你自己组建水军就行了。”
  府上后宅区域,有正房三间大屋,东西厢房各两间大屋,剩下还有四间小耳房,以及一个小花园。
  “又说胡话,七哥未饮先醉,快坐下慢慢喝。”
  “节度使?”
  现在得了杨长吩咐,她随即起身退了数步,默默掐诀念咒。
  阮小七笑了笑,举碗回应一饮而尽,随后又继续补充:“大军最近移至陈桥驿休整,我闲来无事来沁州看看老朋友,只是看看”
  “当哥哥的愿意信,咱们能有什么办法,不过”
  “公主倾国倾城,官人之前就夸过她,你得有点危机感.”
  阮小七的表情不像说假话,杨长记得原著梁山军团打完方腊才集团封官,所以比其他人都要镇定,但也想知道宋江、卢俊义官职。
  带着这些想法,杨长脚步轻盈迈入正房大门,旋即就是莺莺燕燕招呼声。
  “对了二哥,阮家兄弟擅长水战,可沁州并没有也不适合水军,我该安顿他们做什么?”
  见杨长一脸懵态,武松轻声提醒:“三郎不用隐瞒,林教头已备细讲了,我们正在为大事做准备。”
  “乔道清着急见母亲,应该是马灵找来的.”
  “杨郎.”
  “愿意啊。”
  武松说得振振有词,杨长急忙点头附和。
  扈三娘考虑到公主尊贵,提前与仇琼英搬至东西厢房,让三人都拥有独立区域,住远些也能减少矛盾与摩擦。
  剧中柳飘飘依旧去上班,而阮小七是真心想留在沁州。
  “不怕杨兄笑话,宋公明获封保义郎、翊麾校尉,卢俊义获封承节郎,翊麾副尉,与你相比,天上地下。”
  “公孙一清能走,他凭啥拦咱们兄弟?惹火了我.”
  其实在陈桥驿的梁山兄弟,有很多都和柳飘飘一样无奈,都靠卖命取悦朝廷谋求上岸,他们的‘老鸨’就是宋江。
  杨长说话时示意杨俭,扶着阮小七原位落座,紧跟着又提醒:“七哥既然有意来沁州,那就回去叫上二哥、五哥,把石碣村家眷都搬来.”
  “嘿嘿。”阮小七对着众人笑道:“杨兄现在是观察使,兄弟我不得不谨慎”
  杨长急忙起身挡住,正色说道:“我把五叔安顿在石碣村,这两年多承阮家照拂,我都没说见外话,七哥这是在骂我!”
  “小七哥。”
  “你呀”
  杨长笑呵呵摇头,看向仇琼英追问:“又是你带他玩的?”
  “唉,谁说不是呢?此乃命运使然.”
  扈三娘听得无语,但内心还是赞同。
  杨长此时身边正好缺人,便让杨俭与自己作记室。
  杨长亲手杀了完颜?母,虽然切身感受到金人很强,但还不至于强得无法战胜。
  阮小七扶案笑曰:“我们兄弟早想走了,此番我和五哥借探亲外出,我来沁州问杨兄心意,五哥则回石碣村探亲,兄弟我明日就赶去寻他,然后回陈桥驿叫走二哥。”
  扈三娘、仇琼英正啧啧称奇,赵福金的身上光华霍然消散,只见她捋了捋鬓边垂发,尴尬笑道:“我是法术还不熟练,只能维持一小会”
  杨长没来得及插话,扈三娘就把赵福金推到他身边,笑呵呵说道:“二妹不必拘谨,我与三妹正好休息几天,她今夜会留下与我作伴。”
  尹天仇的纠结是没有钱,杨长的纠结是金国会入侵,既然沁州早晚会沦陷他国,把阮氏兄弟召来也不长久。
  杨长尴尬一笑,颔首肯定曰:“做得对,不过要隐晦些,千万别学方绅”
  二哥喝多了?
  杨长先是一愣,紧跟着补充问道:“我组建水军作甚?沁州都没大江大河。”
  “有这么多兵马?”武松若有所思复述,紧跟着出言宽慰:“其实剩多剩少,与咱们没啥关系,阮家兄弟与三郎亲近,留在沁州帮忙是好事。”
  他当即从杨俭手里要过酒坛,起身对杨长与众人豪言:“杨兄现为五品观察使,我可把?刚才的话当真了,兄弟今日就借这坛酒,先拜拜你的码头。”
  “呃呵呵”
  扈三娘与仇琼英让男人又帮带娃,赵福金感慨这样的好姐妹哪里找?至少在皇宫大内不可能存在。
  “啥官职?呵呵.”
  “哦,也好。”
  “孙安将军所言极是,你们三兄弟若不为功名利禄,此行江南必定凶险,干脆辞军归隐江湖。”
  “我才不怕呢,二姐生得娇滴滴,哪经得起官人折腾?咱们俩会武功不一样,不过姐姐得多教教,咱们才是一伙的。”
  “这小子”
  “你愿意收留么?”
  武松悄无声息出现,杨长即转身摇头对曰:“方腊席卷东南,占据十一州二十五县,手下兵马数十万,所以敢僭越称王,是不可小觑的对手.”
  林冲听后蹙起眉,热心给他出主意:“你们三兄弟都走,只怕宋江不愿放人,到时候尽量决绝一些,就像我当初那样,心软一定走不掉的。”
  林冲则敏锐听出不对,旋即接话追问:“听说你们在淮西大胜,回京定然?个受了封赏,不知朝廷给你啥官职?”
  “说了别叫公主,我这法术实在生疏”
  阮小七偏头反问的样子,突然让杨长想起喜剧之王,柳飘飘与尹天仇的对白。
  杨长步入后宅时,看到东西厢房没光亮,只有北面正房点着灯。
  “哎呀,还没有。”
  “他们好像先去了别处,今天下午才刚到的铜?,官人竟不知道?”
  杨长到三缺一空位落座,先是顾盼左右,随后问道:“煌儿去哪里了?”
  “呃”
  “好飒.”
  “这”孙安闻言无语。
  女人间哪有绝对的朋友?一般四个闺蜜都有三个群。
  杨长家里三个女人,每个都是人间尤物,也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只是此时还在蜜月期。
  “都是兄弟,别搞得见外。”
  赵福金虽然求之不得,但表面上得做出为难。
  “就这,他还怕被抢走机会。”
  众人听后无不咋舌,都不相信朝廷这么敷衍。
  杨长打算见了乔道清,就去趟蓟州寻罗真人拜师,你们却要让我黄袍加身?这不是让我往低追求发展?
  武松见杨长不接话,急忙蹙眉追问:“三郎怎么了?我和林教头没做对?”
  阮小七苦涩一笑,继续喃喃补充:“朝廷让蔡攸接掌枢密院,又让谭稹出任河东河北宣抚使,接替童贯与金人交割山前山后诸州,北伐大军短时间应该不会南下,宋江听到消息这才松了口气”
  林冲听到北伐大军消息,立刻一脸紧张看向武松。
  不上班行不行?
  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再加一个就能组成麻将。
  “厉害!”
  赵福金听到这里,俏脸刷一下就红了。
  “对对,一定别着急。”
  此时明明是盛夏,杨长突然感到背心凉意,心说你们要给我加衣服?
  这剧情,哥们很熟。
  杨长真心求教,而武松此时回答,让他听得很‘敷衍’。
  “怎么可能”
  “又是我?这不合适.”
  “露一手吧,反正都不是外人。”
  仇琼英听了好一会,这才蹑手蹑脚回到正房,眉飞色舞对扈三娘分享:“姐姐,原来公主看上去正经,伺候官人的时候也一样,不过她没有姐姐会”
  阮小七此言一出,连孙安都没忍住质疑:“宋先锋这么敢想?”
  不说能改朝换代,至少存活乱世没问题。
  “什么?”
  杨长此时还不知道,武松、林冲已经在为起事做准备,对各地民兵做了选拔统计,部分人在他离开这段时间进行了短训。
  杨长抓几个反贼进京,就被皇帝封为沁州观察使,方绅的罪过与王庆相比,用蚂蚁比大象都说不过。
  昨夜林冲与他通宵达旦,全方位把杨长夸了个遍,建议阮小七顺路说回刘唐,让晁盖时代的老兄弟来沁州聚首。
  夏夜虫声叽叽,西厢鸳鸯交颈。
  “杨兄觉得合理,可人家想的是节度使,怎会看得上这小官”
  “二妹尽管放心,我和三妹视如己出,夜里会好好照顾,你和官人.咳咳”
  “官人。”
  杨长想起原著的剧情,阮氏三雄只剩小七存活,而自己与他们情谊不错,实在不忍三兄弟去江南送命,于是激动其实打断。
  阮小七听完不置可否,暗忖既然这是扈三娘意思,她想难道想与梁山彻底切割?自己该如何开口留下呢?
  凝眉沉思之际,杨长举起酒碗往前一送,率先问道:“我们东京一别不过半月,小七哥此番来沁州,是为私事还是公事?”
  至于杜迁、宋万、白胜,都不在林冲的考虑之列。
  前俩是梁山早期元老,都没有什么过人的本领,白胜则有出卖大哥污点,他们到沁州做不了大事,反而让杨长不好安排。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