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0002章 路遇不良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收藏访问新地址 m。2shu8.cc

  至灵启神魂被巨大能量直接挟裹轰入冥界,神魂虽然受到了重创,但却因为未受孟婆汤洗魂和抑制,神魂强度远超冥界其他的冥魂、鬼魂。虽然不能象以前所看玄幻小说中描述的那种利用神识感应,但自然形成的灵魂感应也相当的灵敏。
  一边挪移寻找,一边滋养神魂,又是一月过去了,意识能够记忆以来,自己朝着一个方向已经慢慢漂移了四个多月了。
  来到冥界之后,无记忆的时间估计至少也不会少于半年的,二者相加,自己到冥界的时间绝对在十个月以上了。至于行走的距离确实没有办法计算,但总的位移至少也在四千公里以上。可是至今不但连一个城镇、村落都没有见到过,即便魂群也没有见到,甚至于连一个孤魂也没有,这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思来想去总是无法理解。没有办法至灵启照直又往前行飘移了三天之后,居然进入了一个更加荒芜凄凉的地方。
  这是一个寸草不生的地方,甚至说连一丝一毫的灵动气息都无法感觉到。
  至灵启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灵魂感觉散布开来(虽然至灵启的神魂远超其他冥魂、鬼魂强,但还远远达不到神识外放进行感应探索,所以,还只能是利用灵魂的自然感应),将周围附近仔细地感应了一遍,愣是没有发现一丁点异样的气息。
  “算了,还是移动起来寻找看看吧,这样盲目的感官搜寻不会有用的。”至灵启眉头微松,抬脚往前行去。对于这个不毛之地,至灵启总是有种感觉,这里荒芜的有点过分了。就算是再荒芜的地方,也不该荒废成这般惨不忍睹吧。
  “或许……,”往前快行了一小段路程,至灵启忽然冷冷一笑,停了下来。
  “哼!是谁,还不快快滚出来!”至灵启双眼冰冷无情,仿佛是那不可侵犯的神祗一般,冷冷的俯视着大地。
  “呼呼……,”一道微风拂过,天地之间依然平静如初,似乎至灵启在对着空气说话。
  至灵启冷哼一声,也不着急,就这样背负着双手,耐心地等待着。刚才,他无意间察觉到了一股极其微弱的气息,要不是他感觉灵敏,可能就这样被他给忽略掉了,要知道那一抹气息甚至连只蟋蟀的气息都不如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一炷香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就在至灵启忍不住地想要动手帮他出来的时候,一股危机感猛然升起!
  “嗯?这是什么东西?”至灵启一惊,浑身紧绷了起来。在他的神魂意识之中。他就很少会有这般可怕的感觉,仿佛是被死神盯住了一般,不管你如何逃离,都无法躲避死亡的降临。
  “嗡嗡……,”至灵启连忙全神贯注拉开防御架势,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四周,同时,至灵启灵魂感应也探查着周围的空间,他到现在还是没有发现危险的源头。
  “咔嚓,”忽的,至灵启的身子往一旁横移出去一米。而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一道灰蒙蒙的光华炸裂开来。
  “嘭!”紧接着,一股烟尘爆开,不得已至灵启的身子再次往旁边挪动了一小步。
  “这么强?”至灵启微微吃惊,他还真没有想到这里隐藏的东西会这般强横,竟然能将地面砸出一个凹坑,于是心中又多加了一份小心。
  至灵启冷眼看着,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嘶嘶……,”空中忽然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声音,至灵启定睛一瞧,一团浅灰色的雾气正在由淡逐渐变得浓郁。至灵启也不着急出手,先知晓对方是什么人再说。
  很快,那雾气变深灰色。这时一个人影缓缓地浮现了出来,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无法发现。
  “你是谁?”至灵启冷冷问道。
  对方从灰色雾气中走了出来,至灵启这才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浑身黑灰。虽然还是人形模样,可身体上下就没有一丝一毫不是黑灰色的地方。
  此人身材高大,比至灵启足足高了一个头不止。脑袋硕大浑圆闪灼黑亮,头上有一根弯曲的壶嘴状角物,两眼忽闪忽闪的发着幽光;两只胳膊和两条腿看起来就象是只有肉皮包裹着枯骨一般,肘关节和膝关节处都有一簇粗壮的肉疙瘩,两只手掌和两只足掌宽大无肉。
  至灵启自负从玄幻小说中所学知识也算渊博,可他还真记不起有什么物种是这般的长相,尤其是一身黑灰色。
  忽的,至灵启察觉到了一股能量波动从对方的身上散播开来。
  “你究竟是谁”猛地至灵启失声叫道。
  自从进入冥界以来,至灵启对冥界的一切根本就是两眼一抹黑。此时,他稍一观察就发现,自己如今只是虚影人形神魂,可对方却隐隐有一些象实体的存在。
  至灵启当然不知道,冥界魂体形态是随时间的长短而定的。到冥界时间越短魂体越虚幻,相反,在冥界存在时间越长,形体就越发凝实,但凝实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凝实,其实也只是一种表象而已,归根结底实际还是虚体。
  “嘿嘿、嘿嘿,我是谁,你有必要知道吗?”黑灰色魂体阴阴地答道。
  “你为什么攻击我,我们有仇吗?”至灵启向着对方高声怒喝。
  “不、不、不,我只想试试你,和你开个玩笑而已。”黑灰色魂体见至灵启已经高度警惕,知道偷袭失败,于是便玩起了阴谋伎俩,妄图以缓和气氛让至灵启放松警惕。
  “哼!乱坟岗里撒花椒,麻鬼吗?”至灵启思忖道,瞬间他的思绪在大脑中一转便决定将计就计,随即他呵呵一笑说:
  “你这玩笑也开的太突然了吧,”接着他故作放松抽了抽鼻子,然后一转话题问道:
  “刚才我虽然微微感应到了一丝异动,却始终无法确定你的位置,你究竟藏在什么地方?对了,你藏在这里要干什么?你千万别告诉我,你闹肚子躲在这里刚拉完稀啊”!
  “还真有点臭,”至灵启继续调侃说道。
  “对对对,就是闹肚子刚拉完稀。”黑灰色魂体表面假装尴尬,轻声地附和着至灵启的问话,其心里却暗暗怒道:
  “哼,小子,待会儿我要慢慢吸干你的灵魂,我会让你死的无比难受的”。
  “嗯,对了,你不愿告诉我你的名字,不会你的名字就叫拉西斯吧?”至灵启故意挑逗黑灰色魂体的怒气,摇头晃脑地戏说着。
  黑灰色魂体气得牙咬的滋滋响,心中恨不得要将至灵启一把捏死、一脚踹死。黑灰色魂体本就是城府阴深的冥魂,所以,虽然他心里愤恨无比,但他外表却表现的极为大度。
  “呵呵呵呵!兄弟你可真会开玩笑”黑灰色魂体表面笑呵呵的应答着,心里却嘀咕着:
  “玛德!要不是老子前些时候魂体受伤,至今还未治愈,今天老子非生吞了你不可。哦!对了,都已经七、八天了,两位老哥怎么还没有出关,难道他们的伤情还很严重吗?”
  黑灰色魂体通过暗中观察,自认为对方一定是刚进入冥界不足一年的新魂体,灵魂强度和魂体战力都应该很弱。自己魂体如果此前没有受过伤,将之击杀并吞噬不过是小菜一碟。
  反观自己如今的伤体,经过这七、八天的治疗,康复程度还不足七层,按照目前的情况,击杀吞噬对方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但是再看对方谨慎的表现和刚才自己偷袭时对方闪躲的敏捷程度,即便能击杀吞噬对方,也绝对会给自己的魂体再添上一些新伤。
  想到这种种的可能,一贯小心谨慎的他便决定,尽量采取拖延战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擅自与对方硬碰,最好能拖延到自己结拜的两位兄长的到来。
  至灵启此时也暗自观察思忖:“看这家伙魂体的实质化程度,其灵魂强度和魂体战力都应该强于自己,可是他为什么不再次向自己进攻呢”?
  摸不清对方的底细和目的,至灵启也不敢擅自与之开战。因为在他的大脑记忆中,根本就没有多少冥界知识,冥魂灵体之间的强弱和战斗方式甚至可以说几近于无。鉴于他的这些分析,至灵启也是采取观察拖延战术。
  至灵启哪里知道,作为先圣盘古神魂之一百四十三次转世之身的他,其神魂强度本来就远超常人,再加上他的神魂是直接破壁进入冥界的,本就没有遭受过任何洗消和抑制,对面的魂体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双方就这样相互用语言探试着对方,在谨慎和矜持中僵持了下来。?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