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三百一十七章 雨夜终章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收藏访问新地址 m。23shu8。net

  第一权臣正文卷第三百一十七章雨夜终章作为天底下规矩最为森严的禁中,深夜本该是一片安静肃穆的所在,但就在今夜,这禁宫之中,却是一片闹嚷。
  这很不寻常,而每一次这样的不寻常,都代表着一次天大的变局。
  这一次,也不例外。
  执掌天下二十余年的崇宁帝,倒在了崇宁二十四年的晚夏雨夜之中,大夏朝的至尊龙椅,换人了。
  皇极殿前,东方明迈过一级又一级的台阶,走入了皇极殿中。
  四周早已亮起的灯火,为他照亮了那把梦寐以求的龙椅。
  性子急的姿态不稳的,已经忍不住高喊出声,“请陛下正位!”
  声音渐渐汇集,带着他们此刻心头的火热,变得热忱而迫切。
  在一道道复杂的目光中,二十多年的太子东方明,缓步上前,拾阶而上,来到龙椅前,缓慢而激动地坐了下去。
  当他在龙椅上坐定,殿中的景致铺开在眼底,耳畔响起了整齐的山呼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父皇驾崩,狼烟四起,此诚危急存亡之秋。朕初继大统,当励精图治,以国事为先,一切从简。凯旋庆典延后,中枢按照既定奖赏之策先发放奖励,以安军心。着今日辰时行大朝会,百官入朝,共定国事。巡防营京师戒严,许进不许出,黑冰台、刑部、京兆府全力缉拿刺客余党,不得有误!”
  安坐龙椅,大夏新君东方明发布了他以皇帝身份,颁布的第一道命令。
  众人齐齐点头,接着便各自退下忙活。
  至于离宫之后,那各异的心思和行动,就不是一个皇帝能控制得了的了。
  等群臣离开,东方明便又将商至诚叫了进来。
  看着龙椅上那个陌生的身影,商至诚的耳畔回荡着高益的话,深吸了一口气,“微臣拜见陛下。”
  东方明看着这个执掌禁军数年的禁军统领,微微眯眼,“商将军,你忠否?”
  商至诚再度强压着心头翻涌的情绪,单膝下跪,慨然道:“臣世受皇恩,尽忠报国,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好!”东方明嗯了一声,“那朕就信你。今日宫禁依旧不开,内侍不得换班,除了上朝官员,其余一律不许出入,另外你派一队禁军,跟着董良,先把后宫拾掇起来,可有问题?”
  商至诚不由暗自庆幸高益今夜见机得快,沉声道:“臣遵旨!”
  董良到现在都是飘的,当年他被派给小太子当跟班儿,那叫一个喜不自胜,欢呼雀跃,以为自己抱紧了这根崇宁朝第二粗的大腿,余生的荣华富贵就都有了,但没想到,几年之后,随着先皇后一死,太子地位急转直下。
  随着陛下一次次地裁撤东宫卫率和僚属,他们这些内侍也被弄走了不少,但他却因为跟太子绑得太深,想走都走不掉,只好苦哈哈地跟着。
  没想到自己一个无根之人,也能有一条道走到黑的经历。
  之前秦家钱公子之案公审的时候,他都准备好要跟着完蛋了,但没想到那个在他们内侍圈子中名声极佳的夏公子居然把太子殿下救了。
  而继续等死了几个月,陛下居然忽然就驾崩了!
  太子殿下,他娘的居然登基称帝了!
  自己这个在内侍圈子里面都不入流的,居然也摇身一变,成了当朝陛下贴身大太监了?
  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别说他了,换谁也难矜持得住啊!
  走在宫中路上,看着来来往往朝着自己恭敬行礼的宫女和太监,看着亲自陪着他一道的禁军统领商至诚,他在飘飘然中,慢慢接受了自己如今的牛哔。
  但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德妃不见了。
  作为跟着太子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太知道太子殿下心中那些扭曲的念想了。
  于是,他很愤怒。
  他觉得,这是有人在他初掌大权时,挑衅他这个大内总管。
  “来呀!把整个长乐宫上下都给咱家细细拷问!问不出来,就直接杖毙了!”
  愤怒又尖厉的嗓音一响,整个长乐宫上下登时伏跪了一地,饶命声大起。
  商至诚在一旁平静道:“董公公,新君初立,往往都要大赦天下,如今陛下登基大典都还未办,便如此用重典,会不会惹来非议?尤其是惹来陛下的不悦?”
  董良心头一动,想想也是,最关键的是,不能让太子,哦不,陛下觉得自己是那种一朝得志便猖狂的人。
  伴君如伴虎,自己怎么连这个都忘了!
  他连忙感激地看了商至诚一眼,而后冷冷道:“将长乐宫上下都看管起来!听候发落!”
  众人如蒙大赦,接着董良又去了淑妃的昭阳宫,但在这边,他便不敢撒野了,谁都知道陛下登基的过程中,英国公是出了大力的,于是他连忙进去问了个安。
  而淑妃显然也得知了事情的初步情况,没了起初的慌乱,只是略带这几分忧愁地应付了几句,便将董良打发走了。
  再巡视了一遍后宫其余嫔妃所在,让她们暂时各安其职之后,董良又到尚宫台转了一圈,叮嘱几句,彰显了自己如今的崇高地位,最后一站,来到了太监所在的直房,将所有暂时不当值的太监都聚拢了起来。
  “从今日起,这宫里,换人了。陛下登基,规矩变了!”
  “有人或许要问,新规矩是啥,新的规矩就是要把陛下和娘娘、殿下们都伺候好了!咱家的话,就是新的规矩!”
  “你们之中好些人,跟咱家都是老相识了,你们若是安稳,咱们自然无事,但若是给咱家使绊子搞事情,就别怪咱家不留情面。”
  “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看不起咱家,这不,咱家还没到,就有人给咱家挖了个坑啊!德妃那么大个人,凭空就不见了,好哇,有本事呢!等让咱家知道是谁,咱们就慢慢来算这个账。”
  “这几日,都仔细着点,谁要是不听安排,不好好做事,那就是自找的!”
  “听明白了吗?”
  众人齐齐拱手,原本的大太监高益更是谦卑道:“董公公放心,咱们这些人,最懂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如今您主事,咱们都会听您的号令。”
  见高益这么识相,董良也很满意,“你是老辈,虽说今时不同往日了,但该给的面子咱家还是会给,今后还要多多仰仗你。”
  高益连忙道:“董公公说的哪里话,这把老骨头,但有驱驰,尽管吩咐。”
  董良点了点头,便打算转身离开,回去在陛下面前候着。
  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道:“董公公!奴婢有话要说。”
  董良扭头,只见一个高益的义子跑出队列,指着高益对董良道:“董公公,他昨夜得知陛下驾崩的消息之后,带着靳忠偷偷出了门,不知道上哪儿去了,回来之后浑身湿透,靳忠也不见了,奴婢怀疑德妃就是被他藏了。”
  商至诚握着刀柄的手悄然一紧,高益的脸上泛起苦笑。
  董良眯起眼睛,阴冷道:“高公公,有这回事吗?”
  高益摇头,平静道:“老奴当时毕竟还是管事之人,得知消息,担心出乱子,便带着靳忠分头去巡查各处,不能再让宫中生乱。至于靳忠跑到哪儿去了,老奴委实不知。”
  “他说谎!”那举报高益的义子立刻大声道!
  董良心中一动,看着那人,“你很不错,既然如此,你这位义父就交给你来审吧,只要找到德妃,今后就跟在咱家身边吧。”
  那义子大喜,当即磕头,“若公公不弃,奴婢愿拜公公为义父,鞍前马后,常伴左右!”
  董良皮笑肉不笑,“那就看你表现了。”
  ——
  雨渐渐停了,但脚步声如雨点,急切地响了起来,填补了吵闹的空缺。
  一队甲士将江安侯府围住,一个副将站在门前,冷冷喊道:“开门!奉陛下御旨,捉拿要犯!”
  房门安静地就如两块岩石,屋檐下迎风微晃的气死风灯挑衅般地舞动着。
  副将面色一冷,直接挥手,“撞门!”
  门板和撞木冲撞出几下沉重的闷响之后,颓然倒下,甲士涌入府中,片刻之后,又急急而回。
  “回将军,府中无人!”
  副将直接骂道:“放你娘的屁!这么大个府邸怎么可能没人!”
  说完,他就自己去看,片刻之后,他站在空荡荡的庭院中,怀疑起了人生。
  德妃莫名其妙消失,江安侯府这么大个府邸,忽然没了人。
  原本被荣华富贵烘得一团火热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今天更得晚了许多,我的错。连夜多码点,争取明天回到正常更新时间。
  or2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