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三百八十三章 突兀侍妾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收藏访问新地址 m。2shu8.cc

  距离大殿数里外的一处宫殿楼台中,有一座样式奇特的二层阁楼,通体完全用巨大青石盖起。阁楼的顶端,则是用某种不知名的玉石,做成了圆弧顶,远远望去,就像一座高大的帐篷一般。


  青石阁楼的二楼平台上,站着三名女子,一前两后,正在向远方眺望。


  这三名女子个个风华绝代,容颜惊人!


  最前面的是一名体形修长的银袍女子,白纱蒙面,罩住了大半玉容,但秀发乌云般垂落肩头,肌肤如酥如雪,一双美目清澈梦幻,让人心醉窒息。


  而其身后两女中,一名身躯稍微娇小,但是肌肤白嫩赛雪,五官轻灵,一副恬淡文静的面孔下似乎尚带一丝稚气。另一名则身材丰满诱人,面相妩媚妖娆,明眸流转间,风情万种。


  忽然,最前面的银袍女子突然口中一声轻咦,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师傅,怎么了?”站在其身后的那名妖娆少女问道。


  “刚才不知是不是错觉,我突然眼皮轻跳了一下,刹那间感受到了一股不安的感觉。”银袍女子有些纳闷,踌躇不定的说道。


  “师傅是不是在担心这次纳妾......”另一名面带稚气的少女子脸色一变,面露紧张的问道。


  “不是,只是因为那种感觉是在太短暂,几乎瞬间就消失了,有些纳闷罢了。”银袍女子看了少女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


  “师傅息怒,徐师妹也是有点担心罢了。毕竟那名叫紫灵的外族女子太过惊艳,我跟徐师妹确实有些逊色了。”另一名妖娆少女,急忙含笑的替同伴解围道。


  “你不用暗自菲薄。无论姿色还是修为,那紫灵其实与你们难分上下。只不过是故作清高冷淡,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魅力,让呼庆雷多了一分征服欲而已。”


  “这也只是一时的,一旦呼庆雷的兴趣没了,就不会再多看她一眼。毕竟当年我入魔宫之时,也是与她一样因神态冷淡,颇受呼庆雷的喜欢。但仅仅数年之后,不还是独守冷宫。”银袍女子不慌不忙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说师傅百年前怎么能离开魔宫,回到草原。”


  “我能回到草原,是有其他的原因。


  当年因仗受宠,我想让呼庆雷出面助我们突兀夺回草原,摆脱穆兰人的压制。但没想到这老魔竟说什么化神修士之间有禁条,严禁参与修仙界的一切事物。


  后来我逼得急了,反倒惹怒了他,将我打入了冷宫。而我一气之下,就自行离开,回到了草原。这次若不是培养出来你们二人,老魔怕是说什么也不会同意我回到此处的。


  这些事情我原本不想说,但眼看纳妾在即,又怕你们会犯跟我一样的错误,所以必须提醒你们一下了。为了培养你们进阶元婴,族中将本就不多的资源全都拿了出来,绝对不能白白浪费。”银袍女子神色一黯,沉吟道。


  “那师傅的意思是,以后不准我们去求呼老魔相助?吹枕边风也不行?”


  “哼!自然不行,这种小把戏只会让呼老魔疏远你们!”银袍女子哼了一声。


  “记住!你们尽管使出浑身解数,去博得老魔欢心。


  只要你们受宠,我就有资本去找天魔宗的那几个元婴后期的老家伙,让他们出手助我将穆兰人的高层斩杀,如果可以的话,陆原韩立那几人,也不会放过。


  这样一来,我们突兀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说到这儿,银袍女子的眼神中满是寒意。


  “是!”两个少女互望了一眼后,不禁有些害怕的答道。


  见两女面上不太好看,银袍女子脸色一缓,刚想开口安慰两句,远方却有一道遁光疾驰而来,让其闭口不言了。


  待遁光飞至,现出一名雍容华贵的女子出来。


  “林姐姐,时候差不多了,让两位妹妹跟我去大殿吧。”


  ......


  大殿中,宴席已经接近尾声。呼老魔和向之礼二人互相闲聊着,其他的元婴修士除了孔世修外,也开始跟陆原三人示好交谈。


  陆原跟铁子哥是来者不拒,顺便跟这些人攀起了交情。


  唯有韩立一直不在状态,眉头就没舒展过。


  这时,一名三十余岁的绿袍妇人忽然轻笑道:“对了,呼前辈。你上次纳妾都是二百年前之事。这一次,忽然再次大开魔宫之门。不知是哪家女修,能入前辈的法眼。”


  见妇人这般问道,其余修士也都露出感兴趣之色来。


  毕竟这位天魔宗太上长老虽然喜欢女色,但有真正侍妾身份的女修,在这魔宫中还真是不多的。


  “再次纳妾,是老夫自己也是没想到之事。这三女都是十成十的人才,无论容颜修为都非同一般。特别其中一女,优胜其余二人一筹。老夫做出纳妾之事来,倒是多半是因为此女的。“呼老魔一听到有人提及自己要纳的三个侍妾,脸孔上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来,似乎对这三女满意非常。


  只是如此模样,却让韩立眉头皱的更深了。


  “你要是想确认是不是紫灵,干脆跟呼老魔说一下,让他把人请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陆原一脸恨铁不成钢的传音道。


  “也好......”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竟还真的同意了。


  “既然呼前辈如此盛赞,可否让我等在典礼前,先见上一见。”


  韩立的话一出,在场之人听了也有些心动,都想见一见三名女修倒底是何等貌美,居然能让这位魔宫主人都动心了?


  “我等修道之人,自然没有凡俗的许多忌讳,诸位道友想先见一面的话,自然可以的。她们已经在偏殿等候了,我这就叫人唤来,给诸位道友奉上几杯薄酒。”呼老魔微微一笑,竟然满口的答应下来了。


  随即一摆手,身后一名宫装少女立刻躬身走了出去。


  “不过诸位的贺礼,不妨先拿出来。看看能否让她们三人满意。特别是风兄你们二人拿出的东西,可不能太寒酸了。万一被这些晚辈比了下去,脸面可就不好看了。”呼老魔一脸轻笑的看向了向老鬼跟风老怪。


  风老怪哼哼了几声,脸上露出几分无奈表情,但还是一翻手掌,顿时手中多出一个小木盒来,往身前的桌子上一放。


  向之礼也笑嘻嘻的同样掏出一个玉匣来,却没有言语什么了。


  下边的其余修士,也纷纷从身上掏出各自的贺礼来,其中既有珍稀罕见的材料,也有光彩夺目的古宝。


  古宝也就算了,那些珍稀罕见的材料中,铁子哥却声称一两种是他们所需的。


  就在陆原跟铁子哥用眼神交流,要不要打那些材料的主意时,殿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接着一群身穿五色宫装服饰的侍女,簇拥着三名绝色女修徐徐走了进来。


  殿中所有修士目光在一瞬间,同时落在了这三名女子身上,结果一阵惊叹声同时从两侧传了出来。


  这三名女子果然个个风华绝代,容颜惊人!


  一名身躯稍微娇小,但是肌肤白嫩,五官轻灵,似乎尚带一丝稚气,另一名则体态婀娜,但明眸流转间,风情万种。


  最后一名却身材修长,秀发乌黑发亮,面容清雅,但是神色冷漠异常,不是那乱星海的紫灵仙子又是谁!


  陆原伸手掐了下韩立的大腿,因为此时的韩立早就脸色大变起来了!


  而紫灵黛眉一皱下,目光朝上边的向之礼和风老怪等人身上淡淡扫去。当扫到了附近端坐三人远三人身上时,却娇躯一震,木然的一对眸子突然放出了奇异之光。


  此女玉脂般的脸庞更是瞬间激动的变幻万千,先是难以置信,随即狂喜,最后又有些不知所措……


  不光是她,另外两女不知为何,也把目光停留在了陆原三人身上。


  只不过目光中除了同样有难以置信外,还夹杂着惊恐,怨恨。


  这让原本想看韩立乐子的陆原有些纳闷,因为他很确信从未见过这两女,不知她们为何如此仇视自己。


  而三名绝色女子这般奇怪的表现,很快引起了大殿中人的注意。任谁都看得出,他们与陆原三人绝对是有什么纠葛的样子。


  呼老魔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大殿中也不知何时的安静无声,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露出古怪之极的表情!


  “怎么,你们认识这三位道友?”呼老魔开口问道了,声音不大,但是听到三女耳中却犹如雷鸣。


  “不错,妾身和陆兄,韩兄,张兄他们的确是旧识!”紫灵迷离双目似乎一下清醒了过来,勉强一笑的说道。但是其高低起伏的酥胸,说明她现在心绪激动异常,根本无法自己的样子。


  “紫灵姑娘,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韩立摸了摸鼻子,半晌后,苦笑一声的说道。


  不同于紫灵的大方承认,另外两女依旧未曾开口,如今眼中的难以置信跟惊恐早已消失,只剩下了满目仇恨的样子。


  而陆原被她们如此看着,自然脸上怒色渐起。


  一时间,陆原与两女之间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风头赫然压过了紫灵与韩立两人。


  “你们二人呢?”呼老魔脸上愈发难看起来。


  “他——”


  二女中身材娇小的少女一指着陆原,刚一开口,但很快另一名身段婀娜的少女却制止了他。


  “师妹,你忘了师傅的吩咐了吗?”


  娇小少女一听此话,看了一眼呼老魔,立时闭口不言起来。


  “师傅?”陆原听到了二女间的谈话,更加疑惑了。


  一旁的向之礼似乎明白到了什么,眉头不禁一皱。而风老怪看着这诡异情形,只是嘿嘿一笑,看不出心中倒底如何所想。


  呼老魔自然也听了个仔细,盯着陆原看了一会儿后,忽然双目一亮,想起来什么。


  “陆道友,她们二人出身突兀,老夫如此说,你可明白了。”


  “突兀?你们口中的师傅,是林银屏!”陆原猛然站起身来,双眼冒火的看向了两女。


  一切都说的通了,当年林银屏潜回草原,暗中召集了突兀人中的结丹期女修闭关,培养出了两名元婴修士,应该就是面前这两个突兀元婴女修。


  后来事情暴露,儿子陆青带人前去灭杀,最后反被林银屏打的重伤垂死。


  如今两女出现在呼老魔的纳妾仪式上,分明就是林银屏的美人计,想让呼老魔助她对付穆兰,甚至是陆原等人。


  “陆道友,把你的怒气收一收吧,这是在老夫的魔宫,不是你的天南。


  你们与林银屏她们的仇怨,我不想多问。


  还有既然紫灵和你们也是旧识,那再好不过了。紫灵,你就先敬三位道友一杯吧。


  一旦入我魔宫,你们三人就不得再和以前的一切有任何关系,今日就此做个了结。”呼老魔默然了片刻,竟对紫灵三女这般轻描淡写的说道。


  “呼兄就是呼兄,心胸真让向某佩服啊!”向老鬼哈哈一笑,随后一拉着陆原的胳膊。


  “你与突兀的事就算揭过了,赶紧坐下!”


  “我不坐,林银屏非杀不可!”陆原将胳膊从向老鬼手中抽了出来,顺便踢了一脚韩立,传音道:“你相好体内被下了禁制,看不出来?”


  韩立嘴角抽搐一下,但随即双目微眯的站了起来。


  向老鬼一翻白眼儿,索性也连后面跟着站起来的铁子哥也不管了。


  呼老魔这次神色未变,但有寒芒从目中一闪而过。


  “若在下没有看错的话,紫灵姑娘体内被下了禁制吧!”韩立平静的开口了。


  “三位道友是不是喝多了,可别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呼老魔面上丝毫表情没有,将手中的一杯酒从容饮下后,竟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呼兄尽管放心,陆某虽然多喝了两杯,但人清醒的很,不至于胡言乱语的。”


  “是吗?那呼某就很好奇了,陆道友这是想干什么?”呼老魔低首看了看带着一枚赤红指环的一只手掌,头也不抬的淡淡道。


  “很简单,他想带走紫灵。”陆原轻笑着一把将韩立推到了前面,随后目中凶光一闪。


  “而我,想找林银屏做个了结!”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