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一百四十三章:瓮天音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收藏访问新地址 m。23shu8。net

  洞里寒冷刺骨,很多地方都有冰镐凿过的痕迹,我大虫子似的往前钻了十几米,通道突然变宽,可以半蹲着行走。
  所过之处有一些零星的死鱼,完整的冻在地上,也没有难闻的气味,从岩壁的光滑程度和水波纹来看,这应该是鱼腾龙井溢出的另一条水道,
  弯弯曲曲的,象是没有尽头。
  马多说的对,洞里的温度堪比医院的太平间,尸体不会只剩下皮骨。
  就象冰窟里的睡美人,历经了几百年,仍然能分辨出面目轮廓。
  身后又传来讨厌的“咔咔”声,逐渐逼近,要不是穿着披甲行动不便,恐怕早就追上我了。
  尽管已经是拼了老命在爬,却仍然被那人一把抓住衣服:“……跟我回去”。
  谢天谢地,是零零三,如果换成那个满嘴“规矩”的“一姐”,没准儿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一拳打晕,直接拖出去。
  “……等等,让我喘口气”。
  我翻身坐下:“你,你体力真不是盖的,我认输,心服口服……”。
  她不理我,单膝跪地,转动着肩头的小型电筒,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哎,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进来吗?”。
  我决定拿出看家本领,忽悠。
  “可能你还不了解,就因为真元珠的原材料,咱们一直被山南农场攥在手心里,现在是天赐良机,姓白的为了圣女的名声,也得老老实实跟乌头会做生意”。
  零零三好象听进去了,扭头看我,整张脸隐在灯光后。
  我告诉她,白英氏一向以“天授”“惠世”这些词来标榜圣女,要是被外人知道神寨也搞尸祭这一套,那和邪教有什么区别。
  本来是急中生智,编了个理由来骗她,谁知越说越象那么回事儿,连我自己都信了。
  胡小铃八成也是这么想的,因为蛇胆莲还在白衣卫手里。
  “可这毕竟触犯了律条,一个人受罚,全会跟着遭秧……”。
  惩罚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打你几百鞭子,或灌下一种中药汤,喉咙如同吞炭,半年后才能发声,也有的被关起来,轻者百日,重者长达几年。
  真是无法无天,什么时代了,竟然敢乱用私刑?。
  “你放心,天知地知,何况我现在还不算乌头会的人,真出了事儿就说我是个骗子,把你们也给蒙了,大不了多关我一百天”。
  这话说的颇有些舍身取义的豪气,可零零三还是揪着我不放。
  “挺漂亮一姑娘,怎么这么轴呢?”。
  我急的不行:“到底谁让你来的?”。
  要教训我的其实是“一姐”,大概齐是想杀鸡儆猴,决定亲自出马,零零三却抢先一步踩上了梯子,直到这时胡小铃才说了一句:“看着点儿,别让他受伤”。
  “听听,根本没提让我回去这四个字,我和她心有灵犀”。
  “……可元祖吩咐过,只要你离开她的视线,我就得跟着你”。
  没问题,跟就跟吧,正好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零零三慢慢松开了手。
  “你是不是担心被一姐骂呀?”。
  “……她,管不着我……”。
  “这不结了吗,回头胡霜草那儿有我们俩呢,给你记一功”。
  我趁机套近乎:“感觉你应该没我大,那就叫你三妹妹吧,以后要多动脑子,千万别跟一姐学,忒死心眼儿”。
  说完继续往前爬,突然又被她拽住,一声不吭的从身边挤了过去。
  这是要替我探路,真是位负责任的好姑娘。
  我问她什么是镇灵穴?。
  “同益城在古代又被称为失魂城,也有人直接叫它疯子城,因为这里很多孩子生下来就有点不正常……”。
  或痴或傻,时癫时狂。
  因此,家人会在孕妇床下挖几个洞,埋入一些血物,利用这些东西的“煞”气来抵挡外面的邪祟,希望能镇住婴儿的元灵。
  怪不得民间会有百婴老祖的传说,拘魂死葫芦、百子骷髅鞭,原来对应的是镇灵穴。
  所以它在圣女寨里出现并不奇怪,从某一方面来讲,英莫儿就是个疯子,老族长扎罗估计也是没办法了,只能权且一试。
  “三妹妹”。
  我叹了口气:“你真不该大老远的跑这儿来凑热闹,同益古镇就不是好人待的地儿,咱们就说姓沈的,为了躲白衣卫,连祖宗老宅都不要了”。
  “姑爷,请叫我零零三”。
  女孩儿一本正经的提醒我:“其实白衣卫没那么可怕,他们身上有致命的弱点”。
  欢喜花毒!一旦中了弩箭,便会失去行动能力。
  她还说沈家人之所以离开同益古镇,并不是为了躲白衣卫。
  “那就是躲咱们呗”。
  我给她下套:“实话实说,咱们也的确有欢喜花粉……”。
  “不是欢喜花,是一种更让人害怕的东西”。
  什么?我听糊涂了。
  如果真的如她所说,沈家人的失踪就不是乌头会干的,那还有谁能让他们畏之如虎,齐家小孩儿吗?。
  零零三不清楚,披甲人的生活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和外界很少接触。
  不过有时候胡霜草会讲一些同益城的事情给她们听,主要是对比各家的优缺点,以求做到知己知彼。
  “乌头会花这么多钱研究披甲,万一其他家族感受到了威胁,联合起来对付咱们,怎么办?”。
  “披甲并不针对任何人,而是要让别人看到我们有这个能力,无论是对外的战术培训、还是装备出售升级,乌头会愿意和各界人才交流合作”。
  零零三一提到披甲就停不下来,推销员似的,边走边说,每隔几分钟便看一眼腕甲上的空气分析仪,对洞中的二氧化碳、硫磺浓度,以及温湿变化做出实时监测。
  这是针对雪山环境专门增加的设备,主要用于救援或自救。
  也不知行进了多远,地面突然开始往上升,好象超出了圣女寨的范围,直到钻入一个封闭的洞穴里。
  大约有七八个平方吧,形似狭长的鸡蛋,人在里面得稍微猫着点腰,稍不留神就会磕着脑袋。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看清面前的场景时,猛然间仍无法接受。
  如同一堆堆小山般的动物尸体,瘦骨支离,感觉有成千上万只眼睛瞪着你。
  “姑爷,这些都是被活活吸干的”。
  零零三拧着一个兔子头让我看脖子上的伤口:“一下就把大动脉咬断了,瞧它的创面和齿痕,符合人类的咬合特征”。
  是白英贞人吗,难道把她封在洞里是不得已而为之?。
  也许她才是真正的疯子,不但疯,而且嗜血,族人只能通过投喂小动物来使其活下去。
  可又是谁吸干的她?。
  女人的尸体就在不远处,距离用石块垒起来的墙壁仅有一米左右。
  我跟着零零三,鞋子踩在兽骨堆里一陷一滑,那种滋味别提有多恶心了,“吱嘎吱嘎”的声音让我直反胃。
  果然,白英贞人的死状相同,颈部有个不规则的血窟窿,筋脉尽露。
  “你试试能不能把她从地上揭起来?”。
  我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待:“先拖出去再说吧”。
  “不行,要是拖出去的话,这件事儿很快就会被长乐佛知道”。
  长乐佛打探消息的手段简单而有效,一保密,二给钱,谁都可以提供情报,一经核实,便会付你一大笔现金。
  当然,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确保益人律的实行,但长此以往,难免会引起各族内部的猜忌。
  俗话说:人心隔肚皮,连圣女寨尚且有人与外部勾结、把地道直接挖到了木屋里,更甭说什么人都往里招的乌头会了。
  我也觉得刚才有些莽撞,可事到如今,后悔也没用,索性一铲子刨到底。
  “不一样,你擅闯禁地,可以说不懂规矩,但拖走尸体就相当于破了镇灵穴,存心给人家招灾惹祸,整个同益城都容不下你”。
  “那怎么办?”。
  女尸被冻的冰凉梆硬,难以获取更多的线索,只能从繁琐的头饰和滚边镶珠的白袍上推断出,她生前的地位不低。
  很可能是某一时期的大伺婆,也是最接近圣女的人。
  “……姑爷,你的头灯好象没电了,用这个吧”。
  零零三伸手在右腋下“咔咔”拧了两圈,“吱”的把腹部的甲片打开,掏出一支手机递给我。
  我瞬间领悟,她是让我把证据都拍下来。
  “你这身披甲太实用了,怎么跟机器猫似的,多少钱一套?”。
  “不贵,能买得起一辆中档轿车、就能买得起它,终生保修,但换件的费用得自己承担”。
  其中有一款XHX.D01A的头盔已经预订出几百件,畅销的原因是它内部安装了良好的防毒过滤系统。
  怪不得有人巴望着天下大乱呢,越乱越有钱赚。
  在我给白英贞人拍照的时候,零零三又从附近找到了两样东西。
  一个是拳头大小的龟壳,挂着缨络,上面拴了三个铜钱,类似占卜用的工具。
  另一个是把折断的匕首,没有刀尖,只剩下半截灰白色的刀身,刻着“如随”两个残字,握在手里能感到微微的跳动,如同活的一般。
  “这东西……”。
  她似乎有些惊讶,犹豫了会儿:“队长曾经告诉我们,白衣卫有一种能感应变异基因的灵物,叫血响,和长乐佛用来追踪逃犯的鬼哨差不多”。
  零零三让我站着别动,自己一点点往后退,匕首真的不怎么抖了。
  她竟然拿自己来做实验,不等于告诉我胡氏一族是三趾人吗?。
  可再一想又觉得没什么,或许胡未红交待过她们,那个姓水的小子已经知道了一切,不必在他面前故弄玄虚。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非铁非钢,比较接近玉石器。
  “……象是用人的肩胛骨做成的”。
  应该是三趾人的肩胛骨,因此才能感应到同类,而沈鹤鸣在屠城后,为了斩草除根,又把吴氏遗骸做成了骨刀,继续追杀。
  也许他们活着时拥有神秘的第六感,那种无需借助外力的心灵相通。
  就象小妹和陶木春。
  零零三却摇了摇头:“我不清楚别人是什么情况,但我自己不具备这种能力……”。
  在一次野外训练中,她披甲上的定位装置出现了偏差,结果,把自己的两个队友弄丢了。
  “我以前见过白衣卫抓大耗子,他们用的血响真的很响,这个怎么没动静啊?”。
  那种敲木鱼似的“嗒嗒”声,至今仍令我记忆犹新。
  “血响对于普通三趾人并不算敏感,除非是闻了花香变异的,要不就象龙家人那样,身怀巨毒”。
  她现在离我只有五六米远,骨刀已然彻底静止,证明她说的没错,可当初遇到白老五时,血响对吴大个的反应甚至比对变异鼠王的还要强烈。
  “吴家人?那不奇怪”。
  零零三蹲下身,翻动着角落里一堆黑乎乎的东西:“他们耳朵眼里有虫子……”。
  银面蛾的幼虫!
  “银面蛾也是变异的吗?”。
  “这种飞蛾最早是树蛾,在树上产卵,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把人当成了宿主?”。
  中间肯定发生了基因突变。
  “你们还学这个呢?”。
  “老祖来基地视察的时候,经常说一些奇闻异事,我们都很喜欢听”。
  银面蛾的幼虫就有一个非常古怪的名字:瓮天音。
  “虫子在头骨缝里钻来钻去,会发出沙沙的声响,宿主被折磨的受不了,误以为是老天爷在说话,因为就算把瓮套在头上也能听得见”。
  我被她说的浑身不舒服,举起匕首刚要拍照,突然发现靠近刀柄的位置黏了一小截碎骨头,就象颗豆子。
  原以为冻在了上面,用指甲抠了半天,没想到骨头已陷入刀身,仿佛长在了一起。
  “……姑爷,你来看这边”。
  零零三脚下摆了两个半圆形的莲花宝座,只雕了个雏形,乌漆麻黑的,上面有很多人为挖出来的小洞。
  “应该是阴沉木,也叫乌木,世间罕有,香味十分独特,传说能避邪,一般不会被虫蛀”。
  既然没有虫子,谁会舍得毁坏如此贵重的木料,钱多烧的吗?。
  几步开外还放着一摞屏风,屏框是镂空的花鸟,屏芯是一整块乌木板,和那本兽皮册子一样,布满黄色线条。
  我让零零三抬起一角,用力摔打,把外层的冰泥震碎,露出一副副精美的嵌金图案。
  浪花、海船,一株硕大的珊瑚树,树边围绕着几个人形的生物。
  不是美人鱼,因为它们有腿……。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