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3章 孩子的父亲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收藏访问新地址 m。23shu8。net

  苏安颖眼神里闪烁着恶毒的光。
  大家都在恭贺她,咒骂那个死胖子,白凌璇这个小贱人,竟然说苏南卿五官其实并不丑?
  呵。
  苏安颖正想将照片递给白凌璇,忽然——一只纤细冷白的手伸过来,直接将照片抽走。
  苏南卿垂着眸,随意将照片团成一团,拽住苏安颖的头发,在她痛呼张嘴的时候,将照片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
  等口腔里传来苦涩又难闻的味道时,苏安颖才反应过来,她刚想吐出来,就听到一道低沉淡漠的声音:“苏安颖,愿赌服输。”
  苏安颖的动作猛地僵住,宛如见了鬼似得看向了她。
  女孩穿着简单的牛仔裤白衬衫,显得腿长腰细。
  头发随意扎在脑后,琐碎的几缕秀发遮住脖颈,肌肤如玉,白皙干净,整个人美得不可方物!
  可那熟悉的声音……
  其余人眼看这种情况,团团围过来,有男生皱起眉头:“美女,你谁呀?安颖可是顾少的未婚妻!你就不怕得罪了顾家?”
  苏南卿没理他,扶起白凌璇,见她双眼发红,但不至于太严重,低声叮嘱:“去用清水冲洗眼部。”
  白凌璇咬着嘴唇,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喊道:“你是南卿姐?”
  “嗯。”
  “……”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有人不自觉开了口:“死胖子瘦下来,竟然这么惊艳?”
  大家再看向苏安颖,她其实长相不错,看着也算娇艳,向来以容貌为傲。但此刻站在苏南卿身边,却显得寡淡无味了些。
  众人的眼神,让苏安颖宛如被打了几巴掌,脸上火辣辣的……
  她故意在生日宴喊死胖子回来退婚,就是为了让大家都看看,她苏安颖比苏南卿漂亮太多。
  可现在,自己反倒成了跳梁小丑!
  “怎么回事?”
  苏父带着继妻大步走过来,看到苏南卿后一愣,他诧异开口:“南卿?”
  大女儿瘦下来竟这么漂亮?
  苏安颖看到这种情况,眼神闪了闪,她忽然哭着将嘴里的照片掏出来:“姐姐,我知道顾少跟你退婚,你不高兴,那你继续打我吧……”
  她的哭声让苏父回过神来,毫无预兆的伸出胳膊朝苏南卿打去:“苏南卿!顾少跟你退婚,是因为你不知检点、未婚先孕!是你自己不争气,跟你妹妹有什么关系?”
  苏南卿心底一片凉。
  五年前,她就被这个偏心父亲的无情伤透了心。
  她正打算躲开这一巴掌,没想到继母宋文丽出面拦住了苏父:“老苏,这么多人看着呢,别忘了正事。”
  正事……
  苏宏瑞压下心头怒火,扔出一句话:“跟我上楼!”
  书房中。
  苏宏瑞、宋文丽还有苏安颖坐在一起。
  苏南卿和他们相对而坐,她靠在沙发上,耷着眼皮,看着好像目中无人、藐视一切的狂,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只是困。
  苏父直接切入主题:“南卿,顾家同意退婚,你妹也要嫁到顾家去了。今天是你妹的生日,你就把你妈妈留下来的公司送给她做嫁妆,当成是生日礼物吧!”
  苏安颖迫不及待的开口:“你未婚先孕,丢了苏家的人,也连累顾家被人嘲讽了这么多年,把公司给我做嫁妆,就当是补偿吧!”
  苏宏瑞直接将准备好的合同扔过来,命令道:“这里有一份公司转让合同,你签个字。”
  苏南卿眸中泛着冷意。
  明明是苏家攀龙附凤不想退婚,是顾家不知缘由的不同意退婚,现在反而都成了她的错?
  况且苏家的一切,都是她亲生母亲留下的……现在他们霸占了房子不算,连公司也不放过?
  贪得无厌,令人生恶。
  她杏眸微抬,凉凉的开口:“不行。”
  苏安颖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嗓音尖锐的喊道:“苏南卿,你什么意思?”
  苏南卿看了下外面,天色渐晚,她还要回去陪小果睡觉,于是直接开了口:“退婚可以,嫁妆不行。”
  话落,她站起来直接往外走。
  “苏南卿,你给我站住!”
  苏父怒吼着,可惜苏南卿充耳不闻。
  到了院子里,苏安颖追出来,挡在她面前:“苏南卿,你说,你是不是舍不得安勋哥哥,根本就不想退婚!”
  苏南卿觉得烦:“让开。”
  “你果然是这么想的,臭不要脸!”
  苏安颖伸出手,嚣张又蛮横的往她脸上打过来!
  下一刻,却被苏南卿攥住了手腕。
  苏安颖挣脱不得,气急败坏的怒骂道:“我告诉你,别以为自己变漂亮了,安勋哥哥就会回心转意!无论怎么样,他也不会娶你这个带着小野种的残花败柳!哦,对了,你那个生父不详的小野种怎么没带回来?”
  “啪!”
  苏南卿用足了力气,狠狠回敬了她一巴掌。
  她眼瞳很黑,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苏小果不是野种,下次再听你乱说,别怪我不客气!”
  留下这话,她直接转身离开。
  苏安颖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着,错愕的瞪大了眼睛,吓得连哭似乎都忘记了。
  -
  扬城的夜晚,霓虹灯闪烁。
  苏南卿坐在出租车上闭目养神,她脸上的光线忽明忽暗,给人一种落寞的感觉。
  生父不详……小野种……
  这两个词让她怅然的叹了口气。
  五年前,究竟是怎么怀孕的,至今还是个谜。对于苏小果的父亲是谁,她更没有头绪。
  “到了。”出租车司机的话,打断了苏南卿的思索。
  她下车刚进入酒店时,前面却忽然冲出来一排保镖,将她直接拦在旁边:“请让一让!”
  不少被拦住的人小声讨论着:
  “这么晚了,霍总出去干什么?”
  “听说是霍家小少爷要吃慕斯蛋糕……”
  苏南卿伸手想打个哈欠,就看到一道高大矜贵的身形,抱着一个大约五六岁的男孩子,大步从电梯间走出来。
  男人正目不斜视往前走,可经过苏南卿身边时,忽然停下脚步,视线沉沉看向了她,嗓音低沉的开了口:“苏小姐……”
  苏南卿打了一半的哈欠,顿住了。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